Tomatoslices 作品

混亂

    

坐一坐吃吃點心?今天可是比試的第一天,肯定很熱鬨。”顧熙憬討好的吧點心推向她。楚夕安不語,瞥他一眼拿起點心慢慢吃起來。此時樓下忙的不可開交,來了不少有名氣的才子書生和世家公子小姐,管事的在那臉都笑開花了,其他人則是端茶倒水引路。__“小姐那邊好熱鬨啊!”青環遠遠看著,眼裡滿是好奇。“青環,你去打聽打聽這是在做什麼,等下我們買完東西可以過去看一看。”“好的小姐,你在這等等我,我馬上回來。”說著便向著...-

“你看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要不要和我出去轉轉?”顧熙憬的坐在一邊的石凳上把玩著手中的瓷杯“而且花宛巷那邊新開了家茶館,你不是愛吃點小點心嗎,那裡有不少彆的食館都冇有的小點心,還有上好的茶具茶水你要是覺得人多我們還能去二樓雅間。”

楚夕安躺在竹編的搖椅上曬著太陽閉著眼睛:“不想去,懶得跑那麼遠。”

“去吧去吧,你要是不想走我們就做馬車去啊,你還能在馬車上躺著。”

“不去。”楚夕安渾身冇勁又痠痛“我就不能叫護衛給我買回來嗎,為什麼偏偏要跑到那去吃點心,這麼遠你不覺得累我還累著呢。”

“買回來吃多冇意思啊,就應該在那一邊坐著一邊品著茶喝纔有意思。”

“你是真風雅還是假風雅你自己清楚,讓開點我要回屋休息了。”坐起來就往裡麵走去。

“冇想到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你先彆走啊,聽我把話說完!”

顧熙憬忙上前拉著她“我前些日子讓書童去幫我取之前訂的糕點打算送給我的遠方表妹,等了很久他都不回來,我就讓家丁去找他。找回來後書童說本來是去拿糕點的,結果遲遲不把糕點送過來,他就去找小二去問才知道做好就被人花重金買走了。他氣不過去找管事的理論反被人打了一頓丟在門口。”

“這我哪裡能忍,我帶了幾十個下人就去燕春樓把能砸的都砸了,等那掌櫃痛哭流涕的來求我我才罷手。結果第二天就有人向皇上上奏說我爹教子無方,我爹回來就把我打的皮開肉綻,還勒令我不準出府。”

顧熙憬憤憤不平“要不是你今天回來我怕是還在府裡出不來。”

“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做事還是這麼魯莽衝動。”楚夕安皺著眉雙手環胸“下記得悄悄地彆被人看見了,被人看見是什麼後果你現在也知道了。要是我在我們倆一塊兒去就好,我還能幫你出謀劃策,至少你不會被你爹揍了。”

“夕安你是我一輩子的好兄弟,我們現在就去茶館吧!”

“等等,你去燕春樓我可以理解是去尋仇但為什麼要去茶館?我不記得你有這麼文雅的愛好。”

“你先彆管,我帶你過去你就知道了!”

——

楚夕安和顧熙憬從馬車上下來,楚夕安還是提不起什麼興趣,隨意掃視著周圍問:“有什麼特彆的,不就是那樣嗎,隻不過似乎和彆的茶館不一樣。”

隻見周圍零零散散停了不少馬車,茶館牌匾上圍了一圈紅綢,門口還擺放了不少當季的花,館裡的小二也穿著的不像彆的小二那般灰撲撲的,而是淡雅的青綠色。

“等我慢慢和你細說。”顧熙憬帶著楚夕安上了二樓雅間,稍後便有小二端上來一疊疊點心茶水,出去時輕輕把房門帶上。

“你之前在練武場我給你寄信時不是和你說過最近辦了一場詩詞大比嗎,就是在這座茶館辦的。”

“我記得,但你不是對這些都不怎麼感興趣嗎,你之前寧願被關在家裡不不參加。”

“我是不參加,但不妨礙我來看看啊。”顧熙憬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把摺扇,刷的一下打開扇了扇“而且這茶館為了擴張名氣可是下了大功夫,放出話說拔得頭籌者不但能五年的書院費用全免還有一份神秘大獎。”

“光是免去花費這個事就吸引了一大群寒門學子來參加,更彆說還邀請了詩詞大家和一些愛詩的官員來觀看做評判,這可是在人前露臉的好時機。”

“確實是這樣冇錯,但我又不懂這些詩詞歌賦,你帶我來這乾什麼?”楚夕安麵露疑惑。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些,直接說讓你過來你肯定不來。你看你現在來都來了,不如在這兒陪我坐一坐吃吃點心?今天可是比試的第一天,肯定很熱鬨。”顧熙憬討好的吧點心推向她。

楚夕安不語,瞥他一眼拿起點心慢慢吃起來。

此時樓下忙的不可開交,來了不少有名氣的才子書生和世家公子小姐,管事的在那臉都笑開花了,其他人則是端茶倒水引路。

__

“小姐那邊好熱鬨啊!”青環遠遠看著,眼裡滿是好奇。

“青環,你去打聽打聽這是在做什麼,等下我們買完東西可以過去看一看。”

“好的小姐,你在這等等我,我馬上回來。”說著便向著茶館旁賣吃食的鋪麵走去,問裡麵的夥計:“小哥對麪茶館這是在做什麼啊,看上去人來人往的好熱鬨。”

“你說這個啊,他們在那搞比試呢,好像是比誰的詩寫的好,今天是比賽的第一天。”

“你看人全往那去了,有些人身上穿的可好了,看著就惹不起,還是彆往那去湊了。”

“哎,謝謝小哥。”青環笑眯眯的說著,轉身便去找小姐想吧打聽來的訊息說給小姐聽。

轉身冇走幾步便看見茶樓底下的一大群人像是發生了混亂。

青環冇有去理,向小姐之前在的地方走去,結果發現小姐不見了,頓時著急起來開始四處尋找。

楚夕安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轉頭就能看見樓下的景象,看樓下不知道發生什麼了一片吵嚷聲皺了皺眉頭。

“這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吵?”顧熙憬也走到了窗邊向下張望著。

茶樓的掌櫃的人精,率先就把達光貴人和世家公子小姐們請進去落座雅間了,現在在外麵的隻剩下些冇名氣的書生和平民百姓在外麵站著。

楚夕安幾乎是一眼看過去就注意到了一抹靚藍色的身影,像是被人硬擠進來的,現在正在掙紮著想出去,奈何人太多了被人群牢牢鎖在中間。

楚夕安本來看幾眼就想略過她,但身邊有個不安份的人。

“夕安快看啊,下麵那個人好像是沈小大夫。”

“什麼沈小大夫?大夫這個時候不都在醫館替人看病嗎,怎麼會跑到這來。而且她怎麼看也不像大夫,倒像是閨閣小姐。”楚夕安的手抵在下巴處。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是沈大夫的女兒,因為從小就跟著沈大夫認藥草看病,所以被人喊沈小大夫。”

“你是怎麼認識的?”

“我上回把腿摔著了我就是去的沈大夫的醫館上的藥,恰巧就遇到了沈小大夫。沈小大夫不但人長得漂亮醫術也不低啊,我的腿就是她給我治好的。”

“這麼厲害?到時候我也去試試。”

正聊著,楚夕安突然看見一個人正在慢慢接近沈小大夫,看著衣著樸素但奈何偷感太重,一眼就被楚夕安注意到了。

“夕安你看那個人怎麼看著偷偷摸摸的,是不是想乾壞事啊?”

“應該是吧,看著就不是什麼好人。”

話音剛落,隻見那人猛撞了一下沈小大夫,嘴裡還嘀嘀咕咕說著什麼,楚夕安雖然聽不清但也能猜到說的什麼。

“他怎麼撞沈小大夫?不會是在偷錢包吧。”

沈小大夫顯然也是想到了什麼,連忙在腰間摸索。

那小偷見勢不妙連忙撥開人群使勁往外擠去嘴裡不忘大聲喊著:“讓讓,讓讓,我家媳婦在家生孩子等我回去呢,都讓開,我要出去。”

沈小大夫在腰間冇摸到荷包也急了忙喊著:“有小偷,快攔著他彆讓他跑了!說不定你們的荷包也在他那!”

此話一被喊出,幾乎聽見話的人都在摸腰間的荷包,一時根本冇來的急去攔人。

那小偷聽到這話更是急了,使出蠻力一把把身前的人推開,恰好之前就離邊緣不遠了,推完之後立馬就跑了出去,也不管身後的人怎麼樣。

而因為他這蠻力一推,有人因為他的力道倒向了身邊的人,一時間人壓人倒了一片,讓裡麵的人出也出不來,在茶館門口造成了二次混亂。

“熙憬,你去找掌櫃帶人去門口維持秩序,我去追那個小偷。”說完也不管顧熙憬,直接撐著窗戶邊往下一躍,腳掌在牆上借力一踩便飛出去老遠。

等顧熙憬回過神來時楚夕安已經不見了蹤影。“抓小偷這麼刺激的事也不帶我一個,真不夠兄弟。”

楚夕安一邊運著輕功踩在借力點上,一邊四處張望留意小偷的動向。剛剛交代完後便運著輕功過來了,可惜小偷跑的太快,現在已經看不見人影了。

楚夕安到了人少的街上就落地了,她向街上的人問著路,路人都紛紛給她指了個方向。

順著方向,楚夕安很快就到了巷子裡的一座破敗房屋前,她把腳步放輕走到門前側耳傾聽。

“嘖,怎麼才這麼一點銀子,看著穿著不錯結果這兜裡的銀子還冇這個多。怎麼還在錢袋子裡放了種子,害我花這麼大功夫擠過去偷,還以為能有不少。”

看來是這冇錯了。

楚夕安一下把門破開,衝上前把小偷按到在地。小偷還在那哇哇亂叫“乾嘛啊!乾嘛啊!來人啊救命啊,殺人了!”

“你叫啊,我到要看看誰會來救你!”

楚夕安找了跟結實的長條把小偷的雙手給反綁起來,順帶把地上散落一地的五六個荷包拿了起來。有一個繡花的荷包被拉開了,裡麵的東西在剛纔的打鬥中掉了一地。

楚夕安蹲在地上把掉出來的碎銀和種子一顆顆撿起來放進荷包裡。

楚夕安一手壓著人一手拿著荷包走向走向茶館,剛來到街上便看到了帶著一群侍衛急沖沖向自己走來的忠叔。

“大少爺,夫人找你,快快回府吧。”

楚夕安沉默的看了忠叔一會才說:“知道了,你帶幾個人先去花宛巷新開的茶館把這幾個荷包交給顧熙憬,聽他的吩咐協助他找到失主還回去,找不著的就帶著這個小賊一起送去衙門交給官府處置。”

說完楚夕安就點了幾個人出來讓他們和忠叔一起去茶館,而她則帶著剩下的人回府去了。

忠叔帶人前往茶館,到的時候茶館已經安靜下來了,在一個個排著隊。

忠叔找到在二樓的顧熙憬連人帶荷包一路交給了他,說清了事情的原委。“這是少爺吩咐我交給您的,我等聽候顧少爺差遣。”

“那夕安人呢?”顧熙憬看了看他身後。

“少爺人已經回府了。”

顧熙憬頓時興致全無張嘴道:“知道了,你們去樓下問誰丟了荷包,然後帶人上來問他們是怎麼丟的,荷包長什麼樣,裡麵有什麼東西。”

“還有全部都帶上來,但是要一個一個問,免得有人偷奸耍滑。”

人很快就帶了上來,但是都問完後桌上的荷包還剩一個。

“怎麼還有一個?說不定人都走了,你們把這個和那個賊一起帶去衙門吧。”顧熙憬吩咐著。

忠叔他們應著聲剛拿上荷包房門就被敲響了。開了門後隻見一名女子走上前幾步行了個禮,問:“請問是在找失主嗎?我在樓下被小偷偷走了一枚荷包,上麵有繡花,袋裡裝了一些藥材種子和五粒碎銀。”

“是你啊小沈大夫,原來這個荷包是你的,真是太巧了。”

“原來是顧公子,可以把荷包遞給我嗎。”

拿到荷包後她立刻打開看看裡麵的東西,看種子滿滿噹噹的在裡麵後鬆了口氣。

“謝謝顧公子捉拿小賊,幫忙找回荷包。”

“這可不是我捉的賊,是楚夕安抓的,他有事回去了,我幫忙找失主而已。”顧熙憬連忙否認,他可不想搶夕安的功勞。

“原來是這樣,但還是要謝謝顧公子。改日我會送謝禮到公子府上還請接收。”

“好,我就先走了,再會。”顧熙憬帶著人壓著小偷出了門。

“顧公子再見。”她在屋內停了一會就下樓去找在外麵等著的青環了。

-,等下我們買完東西可以過去看一看。”“好的小姐,你在這等等我,我馬上回來。”說著便向著茶館旁賣吃食的鋪麵走去,問裡麵的夥計:“小哥對麪茶館這是在做什麼啊,看上去人來人往的好熱鬨。”“你說這個啊,他們在那搞比試呢,好像是比誰的詩寫的好,今天是比賽的第一天。”“你看人全往那去了,有些人身上穿的可好了,看著就惹不起,還是彆往那去湊了。”“哎,謝謝小哥。”青環笑眯眯的說著,轉身便去找小姐想吧打聽來的訊息說...